采访Er. Edwin Khew

2018-08-31

 

作者:Zhou Yan先生

《光:科学与应用》LSA 新加坡编辑部

新加坡国立大学光科学与工程中心(OSEC)

LSA 嗨!Er. Khew!您作为新加坡工程学会的高层领导人,我想知道您对光学工程技术在整个工业界将起何作用以及有何贡献是怎么看的?

Er. Khew 根据我如今在这个实验室里所看到的,我认为光学元件和激光器的应用已取得了给人印象极其深刻的进展。我认为,要让未来的技术获得成功,你们需要从根本上破坏目前使用的技术。因此,如果当前的技术只能看到尺寸为200nm的物体,而你们的技术能看到比这小得多的——比如说——50nm以下的物体,那么我们说这就是一大进步。对我来说,这种进步在将来一定会出现。一旦你们能做到,就说明你们将要破坏基本上达不到200nm以下但却被用作当前标准的现有技术。因此,我鼓励你们沿着在这个实验室中从事的研究路线继续走下去,并在Hong教授和我从未来进步及应用角度共同探究过的(光学工程技术的)很多不同方面继续推进你们已取得的改进成果。最重要的是,像你们这样的光学工程师虽然了解自己当前所从事工作的一些用途,但要想真正取得成功,你们还需要探索能创造高价值并带来高回报的未知应用领域。我还可以肯定地说,随着伙伴关系的建立,你们还会发现其它很多应用领域。我认为,这个实验室与IES之间的关系会帮助你们在整个地区乃至全球找到其它很多应用领域,因为IES的业务联系遍及整个地区乃至整个地球。这将加速你们当前研究成果的商业化。在我看来,这对新技术和初创企业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LSA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你如何看待学术研究和工业应用之间的关系?

Er. Khew我认为学者和研究人员与工程师一样重要。但如果你不能把你在学术领域中学到的或发现的转化为在工程和社会中的实际用途,那么它将只止步于又一个研究项目,并且会被撇在一个无人关注的抽屉里。说到底,学者和研究人员需要与工程师密切合作,把好的创意转化为商品和商业系统。我想你们会发现科学家和工程师之间是有差别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通常会发现极其有创新性的新概念,然后他们需要与工程师合作,共同制造出原型产品,随后设计出生产型产品,以使产品在工业或商业中能获利、买得起而且适用。因此,很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实验室研发的产品(就像你们的产品那样),你们需要考虑如何让这些产品造福人类——而你们的产品有很大的市场。然后,你们需要与工程师——也许是不同类型的工程师——合作,由他们设计出一种人类极需同时又能高效有竞争力地制造出来的破坏性创新产品,以满足大众市场或小众市场的需求。

LSA 最后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您能给我们的工程系学生和研究人员说两句吗?

Er. Khew嗯,我希望有更多的学生学习工程学。我们正在IES内部提倡所谓的“工程学头脑”。要具备工程学头脑,你们需要接受工程学教育,它会教你们如何逻辑清晰而又系统地思考问题。系统思维是很重要的。你们在这个实验室里所做的一切也与系统有关:你们从一次开发或发现转向另一次开发或发现,这可能让研究成果的影响或效益倍增。工程师所受的训练就是要以系统的方式思考、推进。因此,一旦你们接受过这种训练,也有了这种思维,你们就可以把它应用于很多领域:搞研究、过程或系统的设计、操作与故障排查、银行业务、数据分析等。如今,很多工商业领域的雇主都在招募工程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工程师具备工程学头脑,接受过工程学培训。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提倡“工程学头脑”的原因。展望未来,工程教育对于那些爱好技术或创新的人来说将是最合理的基本培训课程。由此,你们可以专门研究不同的领域,甚至是特殊的工程领域或研究。

LSA谢谢你今天的分享!

 

工程师(Er.) Edwin Khew的简介:

Er. Edwin T. F. Khew是新加坡工程师学会(IES)刚卸任的主席。Er. Khew对新加坡的清洁技术、可持续能源和制造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2013年,他率先成立了第一个为新加坡初创企业和外资企业提供服务的“清洁技术孵化器/加速器”。他还是新加坡制造商联合会的前任主席、新加坡可持续能源协会(SEAS)的现任主席、新加坡标准化委员会的主席以及全球亚洲决策点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监。在2006-2009年,Er. Khew被提名为国会议员。在2014年的新加坡国庆日,他荣获新加坡总统颁赐的公共服务奖章(PBM)。他从昆士兰大学获得工程学士学位(化学),后来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了EMBA。他还是产品工程师(化学)、特许工程师(化学)、FIES、FIChemE以及东盟工程师。

IES的简介:

在1966年7月,新加坡工程师学会(IES)正式成立,成为新加坡的国家级工程师学会。IES是新加坡的第一个工程学公共机构,时常被政府召唤来提供关于专业工程问题的反馈。